首頁 » TWICE成員誰會第一個結婚?她們在訪談節目中講述她們的故事,談論很多

TWICE成員誰會第一個結婚?她們在訪談節目中講述她們的故事,談論很多
2021/07/29
2021/07/29

專注追星愛豆,專注娛樂新聞,專注女團男團,坨坨在這裡为你带来最新的韩流KPOP资讯!

TWICE在《黃金漁場之Radio Star》節目中以有趣的故事等方式進行了採訪 !

TWICE許多成員都參與了新專輯的歌詞創作,湊崎紗夏還談到了自己第一次為這次發行的專輯自己寫歌詞的情況。她分享道:我是用韓語寫歌詞的,即使去日本,也有過用韓語思考,然後在說話的時候翻譯成日語的時候。我甚至在和媽媽打電話的時候也會混入韓語。名井南說到日本成員時說:有的時候,我們認為自己是在用日語說話,但也會用韓語單詞。

周子瑜說:我是跟日本成員學韓語的。她們很會集中精力,也很會語言。還被問到《I CAN‘T STOP ME》中誰有 「嚇人的部分」。金多賢說:我覺得是子瑜。前奏是最重要的部分,子瑜一開始就開始了,看起來好漂亮。平井桃說:拿到編舞時,我拍手叫好。她解釋說,剛出道時做了可愛的舞蹈後,現在做的是更有力量、更有難度的編舞,她更喜歡這樣的編舞。子瑜還說:「我喜歡,但這次也很難。

TWICE成員透露說她們暫時沒有個人或單位宣傳的計畫。樸志效說:我們認為這會讓團體宣傳的重心轉移。我們希望盡可能長時間地保持團體宣傳。隨後,主持人說到孫彩瑛透露想搞一個單位時,讓大家笑了起來。孫彩瑛笑著解釋道:林娜璉對說唱有野心。如果要做的話,我覺得如果是一個有趣的說唱單位就好了。

林娜璉說:有一段時間,我們在做日本演唱會巡演的時候,我經常哭。我的入耳式監聽器壞了,所以我在表演的時候真的很焦慮,當我們做安可曲的時候,我比較放鬆,所以我一邊唱一邊把麥克風倒過來。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,我想‘哇,我今天真的不行了’,當緊張的情緒離開我時,我哭了。「 她分享說,志效當時還以為林娜璉是想搞笑。

湊崎紗夏講了一個在日本時和母親說話的故事。她說:我經常和媽媽通電話,最後我們聊到了以前做練習生的時候。她說:你去韓國的時候,我想支持你,但我不知道在你上中學之前,我只能扮演你媽媽的角色。我以為你會在我身邊多呆一段時間。你當實習生的時候,我更想你,我很孤獨,但我沒有告訴你,因為我擔心會讓你因為擔心我而回家‘。我覺得很對不起你,也很感激你,所以我哭了很多。

平井桃談到最近看她的表演視訊時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「我們出道的時候,我們很忙,以至於不能睡太多覺。」她說。「我看了一段視訊,重點是我們第一次為《CHEER UP》表演音樂節目時的我,但我在打瞌睡。不只是我,湊崎紗夏也是。那是我們一起做的編舞,我們都在打瞌睡。湊崎紗夏還說:平井桃告訴我,‘我們在表演的時候在打瞌睡。我以為一定是她的錯覺,不相信她的話,但我今年第一次看了那個集中的視訊,我們真的在打瞌睡。

平井桃還說:在我日本的家裡,我爸爸的房間裡有一個空間是專門用來放志效的。我姐姐是彩瑛的粉絲,我爸爸是志效的粉絲。平井桃還說:我們在日本做‘嗨翻天’活動的時候,我爸爸也排了隊。成員們解釋說,這些活動是讓粉絲們為特定成員排隊,她的父親一直在為智孝排隊。

在節目中,多賢還用獨特的才藝給主持人帶來了驚喜,展現了她的靈活性!主持人還問到美娜,她說在她們練習生時期,有一個成員是她害怕的。名井南說:第一次遠遠看到志效的時候,我就要往她的方向走,但是她身上的氣質很好,好像是unni[大齡女性朋友或姐姐],所以我就等她先走了再走。「讓大家笑了起來。志效驚訝地說:真的嗎? 名井南解釋道:」我們之前從來沒有聊過,我都不知道我們是同齡人。志效又道:我和美娜從出道開始就是室友。你現在......不怕我了吧?名井南點了點頭。

TWICE隨後分享了一些他們認為誰會先結婚和最後結婚的見解。彩瑛說:在國外的時候,我們會在一個酒店房間裡聚在一起喝酒。我們總是談論一件事,就是我們的未來。我們說要給第一個結婚的成員買婚紗。我覺得娜妍會是我們中間最後一個結婚的。彩瑛說。「她有點挑剔。你需要持續地付出努力,才能讓她信任你。娜妍回應道:我覺得彩瑛會先結婚。我想她就會這樣做。

期待每天與你的見面,也期待每時每刻的新鮮新聞,更多的韓流資訊盡在這裡,歡迎你隨時回來看看~

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