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】親人離開后,不悲也不哭,沒有情緒波動,那他往往是這4類人

01

王羲之在《蘭亭集序》中寫道:「死生亦大矣,豈不痛哉!」

這世間的生與死,本就是大事,又有誰不會感覺到心痛呢?其他的事兒與生死相比,簡直就不值一提。

對于生死,中國人是特別忌諱的,一般都不會提及。在我們看來,生死都是不吉利的事兒,能夠不談就不要談了。

但是,每個人都有老去的那一天。生死,始終是我們需要去面對的。 所謂「人生有窮盡,天地無窮時」就是這個道理。

在生死面前,所有人都會感覺到無奈和悲傷。

比如說有親人離開了,那我們會有什麼感覺呢?絕大多數人都會淚流滿面,痛哭不止。 而少部分人,則沒有什麼情緒波動,不悲也不哭,讓他人覺得特別「奇怪」。

我們不妨回憶以往的經歷,到底有沒有遇到過這般「不悲也不哭」的人?

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。只不過,我們都對這些人沒有什麼好感。在很多人看來,親人離開了,還沒有什麼悲傷的情緒,就是不孝的體現。

也許,這些「不悲也不哭」的人,往往是這幾類人。

02 第一類人:「大悲無淚」之人。

有禪師說過,大悲無淚,大悟無言,大喜無聲。

一個人,悲傷到了極致,那他就不會有眼淚;一個人,頓悟了這世間的道理,那他就不會說出來;一個人,歡喜到了極致,那他就不會大笑。

當一件事發展到了極致時,這件事就會變得特別平常。同樣的道理, 當一個人的情緒發展到了極致時,那他就會表現得特別平常。

為什麼「情緒」發展到了極致,就會平常如舊呢?

其實,人這種生物,很奇怪。輕微的悲傷,能讓他流淚。 而重度的悲傷,則讓他的情緒內化到心中。這,就是「情緒轉移」的體現。

莊子說過,哀莫大于心死。

親人走后,有些人特別悲傷,但他們沒有在表面上流露出一絲一毫的情緒。 而他們的內心,早已變得如「秋風蕭瑟」一般,蒼茫不已。

也許,大悲無淚,是情緒達到極致時的體現。

03 第二類人:肩負家庭責任之人。

有些人,能夠隨便發泄情緒,因為他們沒有太多的責任要承擔,所以比較自由。但對于那些「重任在身」的人來說,就不一樣了。

有些人是家庭的頂梁柱,真的不能倒下,那他們就只能變得堅強起來。 再多的不幸和痛苦,都只能默默忍受,而不能讓別人知道。

比如說在一個獨生子女的家庭,父親離開了,母親也老了,不能理事了,家中都是婦孺老小,那身為兒子的他,就不能輕易情緒化了。

要知道, 身份不同,所做的事兒,所表達的情緒,也不一樣。有些時候,越是需要肩負責任的人,越不能輕易表露情緒,因為他們沒有這個資格。

見到過很多的孝子,他們在親人走后,都默默地為親人處理好后事,有條不紊地安排著一切。像這樣的人,他們很重感情,但悲不悲傷,只有他們自己知道。

所以說,對于這些需要肩負責任的人,我們要諒解。也許,他們只是不能讓情緒隨意波動罷了。

04 第三類人:跟親人關系一般的人。

感情太深,以至于悲傷的情緒只能內斂。反之, 感情一般,甚至沒啥感情,那他沒有任何的情緒,也特別正常。

有這麼一個兒媳婦,在她的婆婆離開后,她沒有流下一滴眼淚。在她看來,婆婆生前對自己不好,為什麼我要為她感到傷心呢?

在婆婆生前,她就跟婆婆的關系一般。而婆婆,也沒有在她坐月子的時候照顧她,甚至對她的態度不冷不熱,以至于她對婆婆產生了怨恨的心理。

如果她對婆婆有怨恨之心,那她又怎麼可能會為了婆婆的離開而痛哭呢?也許,她只會唏噓感嘆,然后就把這件事給忘了。

也許,我們會覺得這個當兒媳婦的特別絕情。但是,這世間有太多的事兒,都不是外人能夠理解的。所以說,她怎麼做,那是她的自由。

05 第四類人:看淡生死之人。

歷史記載,莊子的妻子離開了,但莊子并沒有痛哭流涕,反而敲著盆唱歌。

對此,他的朋友和弟子都特別不理解:「你的妻子為你生兒育女,照顧老人,打理家庭,如今她離開了,為什麼你沒有傷心流淚呢?」

莊子搖了搖頭說:「不然。是其始死也,我獨何能無概然!生死本有命,氣形變化中。天地如巨室,歌哭作大通。」

大致意思是,在妻子剛離開的時候,我也感覺到悲傷。但是,生死本就有它的命數, 生老病死,就如同春夏秋冬一樣,不可避免,這是大自然的規律啊。人,遵循大自然的規律而離開,重新回到了天地當中。我看透了這一點,自然就為她而感到欣慰了。

當然,我們很難理解莊子的觀點。但是,當一個人完全看透生死的那一刻,相信他的心性,遠非常人可比。一切,僅此而已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