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相由心生】心理學:一個人的臉,藏著他的「人生層次」

01

馬克·吐溫說過:「人類是唯一會臉紅的動物,或是唯一該臉紅的動物。」

當一個人混跡社會多年之后,就會發現,人的臉是可以變色的,也是可以翻臉的,還可以撕破臉、不要臉。

想要看清一個人,不僅要聽其言,還要觀其色,察其心。

一張臉,模樣受之父母,但是臉色卻靠自己去控制。 老一輩的人,告訴我們,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,吃有吃相。從「相」的智慧中,尋找人的內心世界,會看到很多東西。

因此說,一個人的臉,藏著他的「人生層次」。

02

對朋友的臉色,是社交的層次。

看過這樣一句話:「認清一個人,不要僅看他對你的態度,還要觀察他在你面前論及他人他事的態度。」

一個人,開口就抱怨朋友對他多不好,責怪親戚不愿意拉一把,還談到同事的惡劣行為。顯然,他不是一個懂得為人處世的人,只是習慣了別人圍著他轉動,別人不能讓他滿意,就罵罵咧咧,懷恨在心。

如果你用冷冰冰的臉色看朋友,剛開始,朋友會擔心你,怕你遇到了什麼難堪的事情;后來,朋友會疏遠你。畢竟,誰都不想把熱情,貼到冰窟窿里。

凡事以和為貴。真正高層次的人,和朋友在一起,會主動微笑,積極幫助。如果朋友犯錯誤了,他也會冷眼相待,表示自己的憤怒,鞭策朋友改正錯誤。

戰國時期,鮑叔牙和管仲一起做生意,管仲家很窮,因此常常占小便宜,把零錢送回家去,也不問鮑叔牙是否同意。

有人告訴鮑叔牙,說管仲私吞了錢。鮑叔牙笑著說:「我理解他,還有老母親要管呢。」

后來,他們都成為了齊國的政治家。人的層次,顯而易見。

03

對愛人的臉色,是婚姻的層次。

很贊同一個觀點:「婚姻的幸福與不幸,全寫在一個女人的臉上。」

不幸的婚姻里,多半有一個怨婦,她一開口就會責怪家人,多說幾句就會憤怒。吵架的次數,總是比別人家更多一些。

在電視劇《小舍得》里,田雨嵐是一個要強的女人,處處都要贏別人。生活中,有一點點不如意的地方,她就會說一些不中聽的話,以此來掩蓋內心的慌亂。

比方說,有一次,孩子的成績在全班倒數第四,她狠狠地責怪輔導班的老師不夠用心,導致孩子把最后的幾道大題,做錯了。她壓根就不明白,有幾個考得很好的孩子,沒有去上輔導班。

孩子不爭氣,丈夫工作不努力,婆婆不能依靠,她覺得自己沒有「臉」。

俗話說:「妻賢夫禍少,子孝父心寬。」

越是高層次的人,越會對家人和顏悅色。即便家人很落魄,也不會給臉色,而是給他一些鼓勵。夫唱婦隨,才能形成合力,改變現狀。

04

對父母的臉色,是道德的層次。

看過這樣一個故事:在一座村莊里,有一位中年女人,每天穿著臟兮兮的衣服,掃馬路。不僅村里人看不起她, 兒子也瞧不起她。

有一天,一位禪師來到村里講課,特意請掃馬路的女人打扮一番,然后坐在很顯眼的位置上。

村里人說:「怎麼能請她來聽課?」

禪師笑著回答:「如果沒有她,村里會很臟,孩子們也沒有干凈的樂園......」

從此,大家對女人高看一眼,兒子也因為母親而自豪。

人過中年之后,不僅僅是打工人,還是父母的孩子,孩子的父母,扮演多個角色。因此,我們在待人的時候,要想一想,站在你面前的人,是「為人父母的人」,需要尊重。

正如孟子所言:「老吾老,以及人之老;幼吾幼,以及人之幼。」

換一個角度看別人,你會發現, 善待社會上的一個「父母」,會讓你顯得高貴;善待自己的父母,會讓你得到更多的愛,也會美名遠揚。

05

對自己的臉色,是經濟的層次。

觀察一個人,要看他獨處的樣子。

每天唉聲嘆氣的人,一定是倒霉的人,即便他有很多錢,也不能過好日子。他的心靈深處,沒有一縷陽光,只有灰暗的天空。

每天都認真讀書、和書里的人對話的人,他會更有氣質,也會顯得特別高貴。

常常鼓勵自己的人,會越走越遠。即便跌倒了,也會迅速爬起來,繼續走下去。經過很多次努力,他就是某個行業里的領頭羊。

笑著面對磨難的人,內心的陽光一直在涌動。哪怕人生跌入了低谷,也沒有關系,他休息一陣子,就能夠走出去了。

《禮記·大學》里寫道:「此謂誠于中,形于外,故君子必慎其獨也。」

給自己什麼臉色,就是給自己什麼樣的希望。真正的君子,是表里如一的,是嚴格自律的,他的層次不會很低。

06

給大家分享一句很有哲理的詩:「我看見被烏云藏起的月亮,我聽見在水下游泳的風,我哭泣,因為我是古堡里的蚯蚓……」

看清一個人,不能總是以貌取人,要懂得「境由心生」的道理。很多人的臉,是戴著面具的,我們不能看清楚。 就好比烏云遮擋了月亮,流水掩蓋了風聲,笑容掩蓋了哭泣一樣。

透過一張臉,看到臉的主人的心,就會懂得:但凡讓你暖心的,都是高層次的人,讓你寒心的,都是低層次的人。

好的臉色,不僅僅是一張名片,還是對生活的熱愛,對別人的真誠,還是成就自己的開始。

愿你我,每一天,臉上干凈,臉色溫和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