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】真正厲害的人,很會「裝」

唐伯虎說:「別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。」

鄭板橋說:「難得糊涂。」

由此可見,為人處世,總歸是一個大寫的「難」字。如何不得罪他人,又能取悅自己,是一門需要終生修行的學問。

越是經歷得多了,越是會發現,真正厲害的人,都懂得了「裝」的智慧。

01

懂得裝傻,以「委曲求全」。

作為「扶不起的阿斗」,劉禪可謂「遺臭萬年」。

縱然有父親劉備的諄諄教誨,有國師諸葛亮的盡心輔佐,但作為「三國鼎立」之一的蜀國,還是在他手上亡國了。

降魏之后,劉禪「樂不思蜀」,讓跟隨他一起降魏的忠臣羞愧不已。大臣郤正勸說劉禪,如果魏國權臣司馬昭還要來問,是否思念蜀地,應該先流幾滴眼淚,然后做出痛苦悲傷的模樣,說「無一日不思念啊。」

劉禪對此謹記在心,等到下次司馬昭再次問他「是否思念蜀地」時,他就按照郤正的要求,努力表演。由于言不由衷,很快就被司馬昭揭穿了,眾人大笑,劉禪卻并不覺得自己在受辱。

由此,劉禪也就坐實了「扶不起」的惡名,被后人恥笑。

但換個角度看,劉禪的做法未嘗不是「明智之舉」:他深知國力已經耗盡,如果自己還心心念念謀劃「復國」,勢必又要挑起戰爭,深受其害的不正是百姓嗎?

他索性做個「安樂侯」,不管內心是否真的愿意背負罵名,但他就是那樣真真切切地做了,由此也換來了魏國對蜀地的和平,誰說,這不就是一種不著痕跡的裝傻呢?

真正厲害的人,都是懂得「裝傻」的高手,他們或是張揚個性,嬉笑怒罵,不受羈絆;或是木訥遲緩,凡事慢一拍;或是平淡得不會讓人,想要多看一眼。

但不管在多麼 激烈的競爭中,他們都能「傻傻」地「晉級」,給人「出乎意料」之感。

比如,單位里那些平常不冒尖,但升職加薪總能「分得一杯羹」的人,也許并沒有做出特別的業績,但就有本事搞定手握大權的「領導」,將別人眼中的「不可能」變成可能。

其實,他們才是那個看透了一切的「明眼人」,只是,從來都不說破而已。

02

懂得「裝糊涂」,以「明哲保身」。

《韓非子》中記載了箕子裝糊涂以明哲保身的故事:

商紂王建造了酒池肉林,整日與群臣宿醉,連續醉了好幾天,已經不知「今夕何夕」了,于是就派人去問賢臣箕子。

清醒的箕子意識到「 一國皆不知,而我獨知,吾其危矣。」于是不醉裝醉,也不知道「今夕何夕」了。

箕子自知再也勸阻不了紂王了,如果離開,斷然會招致紂王的懷疑和憤怒,以至于被殺害。為了保全性命,箕子只好披散著頭髮光著雙腳裝起瘋子,成了一名奴隸。直到后來被周武王啟用,授予封地,才得以善終。

箕子的故事告訴人們,當周遭的環境已經容不下自己時,看破不說破,裝糊涂,表現出一副「同流合污」,甚至「不入流」的樣子,才是保全身家性命的上策。

就如同在職場中,大家都知道「一把手」的某些做法是錯誤的,非但會鬧出笑話,還會帶來巨大損失,但所有人都不會捅破這層窗戶紙。

究其根源,就是一旦有人「斗膽」糾錯,就是擺明了「對著干」,領導更在乎的是下屬的絕對順從,而并不真正關心「如何做才是正確的。」

所以, 真正厲害的人,最擅長「裝糊涂」,對于領導拋過來的「燙手山芋」,他們總是能找到推托的借口,不讓自己陷入其中,一旦出了差錯,也能全身而退。

03

懂得「裝怯懦」,以「化險為夷」。

俗話說:「百煉鋼難敵繞指柔。」一個看起來怯懦軟弱的人,其實并非是個「軟骨頭」,他們只是在尋找實現逆襲的最佳機會。

《史記》中記載了西漢開國元勛陳平,在投奔劉邦的途中遇險的故事:陳平搭船渡過黃河,船工見他相貌堂堂,懷疑他是逃亡的將軍,擁有將軍身份的人,必然帶著金銀,于是便準備殺人劫財。

警覺的陳平洞察了船夫的小心思,趕緊把衣服脫光,裝出十分怯懦的樣子,還主動幫助船工劃船。船工看到他一無所有,態度還十分謙卑,就打消了殺人劫財的念頭。

如果陳平不懂得「裝怯懦」,用示弱的方法,去消除對方的惡念,大概生命就到此為止了。

這個小故事告訴人們:在人際交往中,要懂得察言觀色,更要懂得隨機應變。 很多時候,只有讓自己看起來很「懦弱」,才能滿足大多數人的虛榮心和被崇拜、被尊重的感覺。

給予別人一種虛幻的不切實際的「強大感」,才能讓自己得以找到喘息的機會和發展的空間,最終出其不意,實現逆襲。

04

結束語:

真正厲害的人,不顯山,不露水。

他們總能在不同的場合,表現出得體與大方,雖然在外人看來,難免有點怪怪的。但這又有什麼關系呢?

他們已經用「假裝」贏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。
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