喜歡把「辛苦了」掛在嘴邊,往往是「這3種人」,及時認清沒虧吃

你有沒有發現?

同樣是看到他人的付出,有的人喜歡說一句「辛苦了」,有的人卻對此無動于衷。

同樣是收獲他人的好意,有的人愿意說一句「謝謝你」,有的人卻認為理所應當。

面對棘手的難題,有的人能夠安慰他人、處理糾紛,有的人只會抱怨、一味推脫。

不一樣的人,不一樣的處事方式,不一樣的結果呈現。

喜歡把「辛苦了」掛在嘴邊的,則往往是以下這三種人:

《圍爐夜話》中有這麼一句話:「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。」

指的是即使不是親身經歷,但依然能看到他人的辛勞,體諒他人的付出,這樣的人,往往具有同理心。

朋友小李第一次獨自帶娃時,直言自己快累死了。

當他給出差的媳婦兒打電話訴苦時,對方來了句:「你也知道累啊,這就是我平常每天的工作。」

剛有孩子時,雙方父母都不在身邊,妻子就承擔起了帶孩子的任務。

一天下來,忙到渾身散架,卻被小李吐槽:「能比上班還累,我很羨慕你呢。」

等到自己帶娃,才知道妻子平時有多累。

后來再看到妻子帶娃,他要麼主動幫忙,要麼寬慰妻子:「辛苦老婆了。」

相比于視若無睹,一句「辛苦了」是對妻子付出的看見和重視。

妻子感受到愛和尊重,也會給丈夫更多的寬容和體諒。

設身處地地體諒別人,不僅是一種溫柔,也是一種教養。

偵探小說家阿加莎·克里斯蒂曾講過一個故事。

她在中東旅行的途中,和考古學家馬克斯相約同游沙漠。

一次,因為車在一個地方停留了太久,他們被陷入了沙坑里,動彈不了。

馬斯克和司機,想盡了各種方式把車子拖出沙坑。

但沙漠的的高溫卻令人焦躁無比,馬斯克和司機不免都急得汗流浹背。

自知幫不上什麼忙的阿加莎,則拿著水和毛巾安靜地站在車子旁,時不時給忙碌的二人遞上水、擦擦汗,說一句「這麼熱的天,可真是辛苦二位了」。

這讓馬斯克和司機焦急的心,也漸漸安靜下來,合力將車子駛出了塌陷的沙坑。

后來,馬克斯回憶說:

「在那幾個小時里,阿加莎完全沒抱怨。

既沒有說什麼都是你不好,也沒有說什麼我們不該停在這兒。

而她展現出的耐心和理解,也讓我原本自責的心有所寬慰。」

看到他人的付出,有些人選擇置若罔聞,有些人選擇抱怨連天。

全然不顧那些正在努力的人,是什麼樣的心情。

而有同理心的人,卻能夠將心比心,一句「辛苦了」,既對別人的付出表示了肯定,也把話說到了他人的心坎上。

心理學上有個「南風效應」,就告訴我們:

冷漠的態度,只能把人越推越遠;舒服的言行,才能把心逐漸拉進。

成年人的世界,做事不爭對錯,說話讓人舒服。

把他人的感受放在心上,把自己的善意放在嘴上,才能讓一段關系走得長遠。

阿明剛帶團隊時,經常遭到下屬的怨懟。

團隊有了成績,他占為己有;工作出了差錯,他立馬甩鍋。

這讓大家伙非常煩他。

而團隊中另一個同事阿勇,則為人靠譜、有事能抗。

不管遇到什麼事兒,都能和顏悅色,先以一句「辛苦了」肯定同事的努力,再講改善方法。

他帶出來的人進步飛速;他對接的工作,結果也總是超出預期。

最后,阿勇被老板升職,阿明卻原地不動。

常常把「辛苦了」放在嘴邊,雖是一件小事,但卻展現出了一個人辦事靠譜、包容寬厚的品格。

職場中,一個為人靠譜、出事能抗的人,便是一個值得被托付的人。

作家蘇岑曾說:

「能扛事兒的人,即使在心情最糟糕的時候,仍會按時吃飯,早睡早起,自律如昔。」

我卻覺得,能扛事兒的人,即使在心情最糟糕的時候,仍會照顧到他人的情緒,顧及到大局的利益。

他們不會讓自己成為情緒的奴隸,也不會把精力浪費在相互扯皮上。

相反,他們會在第一時間,弄清事情的原委,厘清他人的付出,著手解決的辦法。

這樣的人,既有終局者的思維,也有成長型的思維。

有他們在,團隊更和氣;有他們在,辦事更放心。

要知道,人這一輩子,能抗住多大的事兒,就能成就多大的事兒。

生活中,懂感恩的人,運氣總不會太差。

他們不僅會為自己積攢好運,還能吸引更多愿意幫助他們的人。

因為人性如此,誰都愿意幫助一個知恩圖報的人,而不是靠近一個忘恩負義的人。

人活著,懂感恩是一種高貴的品行,更是一種難得的修養。

因為他們知道:

「世間一切乃眾緣合和,眾力所成,非獨一人所能,是故當懷感恩之心。」

凡事感念別人一份付出,別人也會心里舒坦;

遇事牢記別人一份功勞,別人也會將你抬得更高。

懂感恩的人,無論在哪里都會吸引貴人,幫助他們過上更好的人生。

豐子愷曾說:

你若愛,生活哪里都可愛。你若恨,生活哪里都可恨。

你若感恩,處處可感恩。你若成長,事事可成長。

不是世界選擇了你,是你選擇了這個世界。

當你習慣于把他人的不易裝入眼簾,目光所及之處,皆是共情。

當你習慣于把他們的辛苦放入心間,心之所向之地,皆是感恩。

當你習慣于把「辛苦了」掛在嘴邊,你的生活里,必將多了些擔當。


用戶評論